?

CCDI趙曉鈞如何看待當下設計行業問題?

夏鳥云發布于2016/10/26 11:44:33

建筑行業市場下滑,我看到的多是擔心和焦慮,我不太理解,因為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同仁們需要達觀一些。 

常有人問我,設計行業會往哪走?這個行業還有沒有前景?我認為“既有又沒有”。按傳統的玩法一定沒有,不按常理出牌就有大量機會等著我們,關鍵是你能不能看到這些機會。

經驗變得越來越不值錢

建筑設計行業我們一直自稱為是創意產業,但是你用創意賣過錢嗎? 再好的創意,最終還要通過15塊錢一平米的施工圖變現。施工圖不是創意,創意在產品里。我們是一個靠專業和經驗吃飯的行業, 但是現在大家看到技術的發展目的就是減少人的作用,智能機器人以及正在到來的萬物互聯時代,一個什么不懂的小朋友就可能運用技術解決現在需要工程師解決的問題,一旦壁壘被打破,經驗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這就是社會發展的基本邏輯。

我很早以前就說,五年后設計院將不復存在,雖然我不會對這句話負責,但我相信傳統的設計院五年內一定會受到巨大的沖擊,或者說會有新的設計院組織形式、運營方式產生。20年后這個行業會跟現在完全不一樣。進入這個世紀以來,很多曾經習以為常的道理開始一個個崩塌,那些曾經輝煌一時的神話破滅,更見證了許多奇跡的誕生。從諾基亞\蘋果\淘寶\UBER的故事就不再一一列舉。雖然行業壁壘讓我們這個圈子相對穩固,但是我們需要認識到這個種狀態既很危險,然而也孕育著巨大的機會。

大伙知道最近我在做一些其他的事,回到一種重新開始創業的狀態。公司里大家在說老板自己玩不管我們了,作為大股東我能不管么? 我也在想后面十年、二十年怎么辦。我曾經很痛苦,因為發現公司里盡管有五千人,卻沒有幾個可以能跟我一起創業。這份孤獨是一個美妙的開始,沒人告訴你未來會不會成功。

只有自裁才能重生

有一本書叫《創新者的窘境》,還有一本書叫《顛覆式創新》,告訴我們不連續性是現象背后的本質。人類生存在連續的假設上,我們希望過去的經驗可以用于未來讓我長命百歲,在連續性的假設上每個人很難做自裁,然而不進行自我否定就沒法突破。任何生命要延續,都要跨越一個非連續區間。這意味著我們要想辦法自裁,加速死亡,早死早超生。

新的機會在重組價值鏈

 一個行業是否有前途有這樣幾個指標,①優秀行業人才凈流出;②新進入企業數量減少;③重要競爭對手大合并;④新用戶增長速度下降;⑤老用戶對性能不敏感。設計行業全部中招。

那新的機會在哪里?行業變遷的實質有三點:一是技術進步,二是代際更替,三是經濟轉換。

變遷的形式就是價值鏈的重組。在資本-資源-產品-客戶這條價值鏈上,設計行業不在主線上,而是在產品旁邊掛著,這就危險了。要把力量注入到主線上去,想說自己做的是創意產業,就要擁有產品,上接資本、下接客戶的產品,要實現這個邏輯很不容易。我做了十年的體育運營夢,通過運營可以讓資產增值,實現資產閉環。就是這個理念,一賣十年,最近開始有資本感興趣了,政府也服氣了,可我們的設計師做好準備了嗎?真的懂資產嗎?有一句話我在CCDI說了五年,“我們要從技術解決方案提供者變成資產解決方案提供者”,我相信沒幾個人真的聽懂了。單純用原來的公司實現跨越不太可能,必須要有新的辦法。

悉地未來的四個方向

CCDI的未來有四個方向。一是升級服務。最近一些國外的項目讓我們有機會做升級服務,包括PPP這些新鮮事物,都在升級服務的象限里。二是創意跨界。我們要為客戶創造價值,創意會變得很重要,它需要建筑師們、設計師們更深刻地結合互聯網技術,更深刻地接觸用戶體驗,跟原來單純的設計師思維不一樣,這是為什么我用“跨界”這個詞。三是擁有產品。兩層含義,一個是客戶可以直接拿到的產品,比如酒店從設計到運營,再到提供專業的呈現;另一個是供應鏈里的多個環節,叫建造產品,比如悉道科技正在做的事。最后是退守平臺。CCDI做平臺的口號喊了十年,為什么用“退”字? 2007年開始我在CCDI打造了一個平臺,在里面實現了很多交易環節,我自認為CCDI內部的流程是目前建筑設計行業里面做得相當好的,它是非常嚴謹的,對應投資人、設計師、證監會都沒問題,可以四面玲瓏。這為平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只有自裁才能重生

面臨市場變化的時候,大家會想到一個詞---轉型,事實上75%的企業轉不過來。為什么?因為企業有固化的心智模式。心智模式改不了的話還有一些別的方法,比如把組織變小,比如投資方式多元化,CCDI也在做這個事。在這些年努力做平臺的時候不得不使用強權,因此逼走了一些自由意志比較強的人,這是我現在碰到的最大挑戰,能一起愉快玩耍的,繼續往前,不行的話就走人,因此CCDI收縮了很多。為什么要做這種類似“自裁”的動作?因為不做不行。近年來企業生命周期大大加快,技術進步越來越快,產品周期越來越短,像市場破壞企業一樣破壞自己,像自然破壞生物一樣破壞自己,既然早晚被殺,不如“自裁”,從內部找到好的基因,再跟別的基因重新組合,也只有這樣才能重生。這也是一個企業家應該有的責任。我認為企業的管理者不要當和事佬,要當平衡的破壞者,也不是讓員工滿意,你的責任是讓員工優秀,讓他超越自己。

去年開始CCDI提出CDP,就是所謂的“事業合伙人”,鼓勵員工為自己做事,做自己的生意,成為絕對的經營者,平臺退守為支持者的角色。深化平臺,從過去的“公司+員工”進化到“平臺+個人”,這件事我覺得大有可為,目前的互聯網+平臺類似“豬八戒”這樣的還遠遠沒有做到其深度,還有三五年的時間去做更成熟的平臺??赡芪迥?、十年以后,設計公司就是一個保險公司,你養的是一群“精算師”,對市場上的所有設計團隊進行信用評估,設計保險產品,怎么用金融方式支持它做大,這是一個暢想,我覺得并不遙遠。

產品端的嘗試

深化平臺之外,悉地還在通過做產品進入資本主鏈條方面做一點嘗試。 悉地投資了內部一名員工的創業項目-----悉道科技,它是一個標準的物聯網產物。在這個創業團隊里有六、七個IT人士,做物聯網接口和自動設計?,F在已經可以做到一幢兩三層的小房子,無論四合院還是別墅,一個建筑師陪著你,按你的要求編輯成虛擬的、一一映射的模型,隨后把這個模型輸入自主研發的軟件,十幾分鐘后全套設計圖就有了,報批的報批,審圖的審圖,與此同時一根根桿件也出來了,可以進入工廠生產流程。這就是我的理想,從接入客戶到生產,再到落成,設計院不存在了,只有一個建筑師,或者說是客戶端服務者,跟客戶發生直接的交互關系。

再一個是鄉建。我們想用文化、創意重新創造新的消費場景幫助資產升值。好多人問我“鄉建”能賺錢嗎?我的回答是只要創造價值為什么不能賺錢?鎖定人,給他價值,把東西賣給他就可以了,就是這么簡單,只不過很多人還不懂,這是好事,這樣我們才有空間。

還有呆住堂。5G、物聯網出現后,人的生活工作都不會局限在一個空間里,人類使用房子的行為會發生一些新的變化。我做的鄉建實際上是做業務生態,生態里面要有一些種子,于是又做了很多種子。比如文化IP“阿呆”,衍生出酒店品牌,我入股25%。明年會在北上廣深開10到12間城市店,加上6到7間鄉村店。我想做一個種子,用我所謂的創意、專業知識注入到有資本邏輯的產品里,給設計師做出明確的示范。它也有很好的盈利模式,已經具備大規模復制的可能性。

CCDI還入小股投資了一個做娛樂的公司悉樂,研發了一款服務于孩子的“輕樂園”。在城市中心地段,設置了一些從國外拿到獨家代理權的項目。

悉地在以上這些嘗試中產業整個鏈條的各個環節基本都存在了,雖然尺度非常小,從投資品牌、建造、資產處置、運營到最終的客戶體驗,實現了資本循環的閉環,我覺得這條路是久遠的。這個行業正在遭遇的轉折契機是以沖擊的形式呈現的,我們確實有標準IT互聯網人難以企及的資源和能力,這是歷史上不太多的對這個行業的眷顧, 希望我們能夠創造更多價值。

在厨房乱子伦在线观看,男女动态无遮挡动态图,富婆被大肉楱征服小说,单身妇女乱子伦BBw讲述